診所簡介
..................................
我們的理念
..................................
主治項目
..................................
NLP是什麼?
..................................
治療方式與特色
..................................
醫師手記
..................................
分享園地
..................................
失眠專欄
..................................
強迫症專欄
..................................
恐慌症專欄
..................................
營養專欄
..................................
相關新聞
..................................
常見問題
..................................
來診須知
..................................
門診時間與位置
..................................
回首頁
..................................

 

 

 
  相關新聞
 
 

一夜好眠 你「藥」或「不藥」?—探討正確睡眠認知及安眠藥用藥觀念

政大新聞所訪問稿
 
全台的安眠藥「史蒂諾斯(stilnox)」用藥量在民國96年超過1億3千萬顆,試著想像把藥分給每一個人,你我都可得到65顆,但這些藥卻只流向10%的失眠者。       
     
 在健保體制下,多數醫生為節省時間成本,常直接開藥快速解決;失眠者也習慣失眠了就拿藥,導致安眠藥用量4年內暴增2倍多。拿了這麼多安眠藥,失眠問題真的解決了嗎?本專題希望能導正民眾用藥觀念,提供更多藥物以外的治療管道。      
 
迷思一:睏無眠 只能吃藥?
     
 一年多前遭遇感情挫折的李同學,整天情緒低落、無法面對人群,生活、課業一團亂。求助無門的他,轉而到精神科尋求醫師開導。醫師初步了解李同學的狀況後,判定為「短期失眠」,並建議他服用史蒂諾斯,讓他一夕之間從「失戀的人」成了「失眠患者」。      
 
目前全台平均每五人中,就有一位和李同學一樣擁有失眠經驗。根據TVBS民調顯示,全台20歲以上民眾中,約有522萬人半年內曾有失眠經驗,占全台人數 22%。值得注意的是,根據日本國家公共衛生所在2005年發表於睡眠國際期刊的論文,台灣又有10.3%的人其睡眠問題持續兩周以上,足見失眠已成為現代人生活中常見的健康問題。      
 
「人類睡眠問題有97種,其中失眠多達11種。」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主任邱南英醫師表示,不同的失眠問題無論是在症狀、成因、療法都不相同,不單純只是「睡不著」這麼簡單。但國內對失眠的衛教知識普遍不足,一般失眠者就診時,只會告訴醫生「我睡不著」,而醫生通常只會開藥處理。      
 
隻身赴菲律賓求學的黃懷慶,平常就有睡不著的困擾,加上不適應國外環境,失眠情況更嚴重。回台灣後,他向國內精神科醫師求助。醫生直接開史蒂諾斯給他,不但沒有追問其失眠原因,更沒有詳述安眠藥使用方法。
     
 除了醫生傾向直接開藥,失眠者也以為拿藥是唯一方式。政治大學睡眠實驗室教授楊建銘說,一般人對人體睡眠系統了解不夠深入,想改善失眠就直接「看病拿藥」。然而,服藥後就能睡好覺嗎?他觀察到,許多失眠者過度擔心用藥會造成副作用,反而變成睡不著的原因。
     
迷思二:安眠藥汙名化 夢遊、自殺、戒不掉?
     
 夜深人靜,正是身體最需要休息的時刻,吃完安眠藥躺在床上的黃懷慶,身體卻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違背醫生指示,離開床鋪奔出家門,在大馬路上騎車馳騁,甚至用手機拍下沿途的風景。他原以為自己在做夢,覺得夢境過於逼真,直到查看手機上的照片後,「覺得很可怕,我立刻就把藥給丟了!」      
 
吃安眠藥導致夢遊的情況,也發生在李同學身上。除了在吃藥的隔天,發現腳上不明的淤青,有時還會無意識地打電話給朋友。「我還以為朋友在騙我。」李同學提到,朋友怪他半夜一直打電話,還說了一堆奇怪的話。剛開始李同學還不肯相信,直到查看手機通話紀錄,才曉得自己在意識不清時花了許多冤枉電話費。      
 
夢遊、記憶力衰退等副作用,不只讓使用者心生恐懼,透過媒體誇大的負面報導,更讓安眠藥被污名化。李同學說,有次媽媽拿著一張寫有「安眠藥物史蒂諾斯會對人體造成損害,導致病人成癮、記憶力衰退」負面評價的剪報丟在他面前怒道,「都跟你說了這個藥不好你還吃!」      
 
媒體上關於安眠藥品報導,輕則是服藥後四處夢遊,醒來經旁人解釋才知道自己在恍惚狀態中,做出偷竊、把卡刷爆等瘋狂事;重則有上癮或把安眠藥當作迷姦藥犯罪的情況,導致許多人一聽到安眠藥便產生負面觀感,容易把安眠藥與自殺、犯罪連結,貼上「副作用多」、「易成癮」等負面標籤。      
 
由於史蒂諾斯用藥成長率高地驚人,特別受到媒體關注。邱南英認為,媒體報導有以偏概全的疑慮,「史蒂諾斯被當作箭靶子在打」,並不代表這個藥物本身有問題。      
 
此外,失眠者用藥不當,也可能產生副作用。「很多人吃了安眠藥後沒有好好躺下來睡覺,還去做其他事情。」邱南英指出,但此時身體已逐漸進入睡眠狀態,若大腦還不肯睡,就可能造成意識恍惚。      
 
其實,比起傳統安眠藥,二代安眠藥物如史蒂諾思已相對安全。邱南英說:「史蒂諾斯具專一性,針對大腦睡眠區作用,不會影響使用者其他生理狀況,算是很安全的藥物。」他更提到,史蒂諾斯並不太會造成生理上的依賴,病人對藥物成癮多半來自於心理因素。      
 
針對怕吃藥成癮的失眠者,西園醫院精神科醫師喻劍飛表示,其實吃安眠藥並不像吸毒上癮那麼可怕,也戒得掉。喻劍飛會建議失眠者從一顆開始減半用量,因失眠者多半為心裡依賴,「到最後只要用刀片刮些粉末吃就好」。      
 
他強調,其實吃安眠藥是很安全的方式,因失眠會嚴重影響生活品質,與其讓正常生活品質被剝奪,倒不如吃藥更能有效解決。      
 
藥物並不可怕,最重要的是醫病雙方對症狀都要充分了解。陽明大學衛生福利所教授黃文鴻認為,醫生應盡力與失眠者溝通,而失眠者也有責任告知自己的情況,雙方如果都明白症狀、對症下藥,其實不需要擔心上癮的問題。      
 
出路一:不用藥也能睡得好
     
 溫暖的橘黃色燈光、成套的沙發椅搭配床鋪,這裡不是旅館的高級套房,而是新光吳火獅紀念醫院睡眠中心的診療間。「你好!我是周舒翎,因為我是心理師,所以接下來的治療過程不會開藥。」這是周舒翎在初次面對病人時講的第一段話。
     
國內首度採用認知行為治療的新光醫院,標榜不開藥也能治好失眠。「認知行為治療」在2005年經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認定、臨床實驗證實,不用藥物也能根治成人慢性失眠;目前,美國睡眠醫學會也將「認知行為治療」列為治療失眠的第一道防線。
     
周舒翎表示,該療法的短期效果與藥物相當,但相較之下,認知行為治療在療程結束後,仍可維持長期療效。
     
她指出,選擇自費尋求非藥物治療者,多半苦於長期失眠,因藥物已無法讓他們入睡。在新光醫院曾有用藥長達七年的失眠者,接受認知行為治療八週內,就能拋下藥物,完全根除失眠問題,從此一覺到天明。      
 
認知行為治療包括教育、行為以及認知層面。由於失眠的成因很多,因此周舒翎第一次接觸失眠者時,會從了解其睡眠基本習慣著手,關心失眠者「幾點上床睡覺?」、「幾點會自然醒?」、「有沒有抽煙、喝酒的習慣?」以及運動、飲食、家族病史,從中發現睡不好的原因,帶領失眠者了解人體睡眠系統,進而導正失調的生理時鐘。
     
場景轉換到陽光心靈診所,失眠者來到這裡,就像回家一樣。一進門,先換上拖鞋,沿著木頭色的地板來到擺著毛毯、枕頭的診間。與醫生交談時,耳邊傳來流水聲及鳥鳴,幸運的話,還能看到慵懶的長毛波斯貓悄然從腳下溜過。
     
打破醫院冰冷的刻板印象,陽光心靈診所以家為概念,營造有助於失眠者放下壓力的診療環境。「不用藥」是這裡的宗旨,醫師利用神經語言程式(Neuro- Linguistic Programming)深入潛意識,採類似催眠的方法,降低因情緒產生的困擾,再搭配針灸療程調理生理機能,讓失眠者不吃藥也能安然入睡。

「以前我也是直接開藥,但後來發現,自己除了開藥,其實什麼都不會!」陽光心靈診所醫師王紫光談起轉變的契機,過去他擔任安寧病房志工時,看到一名口腔癌的病友堅持不用止痛藥,靠著摺紙鶴轉移劇烈疼痛,走完人生的最後一刻。
     
這位病友讓王紫光發現意志的力量,進而開始研究用藥以外的治療方式。王紫光解釋,失眠者多半是受到情緒影響,可能因感情生變、家庭變故、考試壓力等原因,這些都不是用藥能治療的,而西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遇到失眠就開藥的方式,無法根治失眠問題。
     
開業至今,王紫光已順利治癒上千名失眠患者,平均約三個月就能讓失眠者擺脫安眠藥,兩年多來成功率更超過九成。王紫光分析,來診所的病人多半為六、七年級生,其中又以女性居多,主要因為女性感知力較強,會把情緒積壓在心裡,容易徹夜輾轉難眠。此外,年輕人比年長者更願意接受新型治療方式。不過,此療法並不適用於所有人,例如不願擺脫安眠藥的患者,診所就不會接受。
     
出路二:找回睡眠控制力      
 
英國有句俗諺:「睡眠就像公園裡的鴿子,當你越想抓住它,就越抓不住。」要怎麼做才能讓鴿子回到腳邊?找回自己對睡眠的控制能力是最自然、根本的方式。
     
周舒翎表示,許多年紀較大的失眠者,往往不知道多年來的習慣就是造成失眠的主因。她曾遇過一個三餐喝茶的老伯伯,堅決不肯相信因為茶內的咖啡因,導致他睡不著,面對這樣的病患,心理師會透過分析解說,「讓他自行選擇要喝茶還是要睡不著」。
     
除了每週一次的訪談,周舒翎也會要求失眠者寫「睡眠日誌」,紀錄每天的飲食與作息。她發現,很多人躺上床後,常會翻來覆去、想東想西,躺上床就是憂慮的開始,甚至對床感到恐懼,而「忘記床是用來睡覺的」。
     
認知行為治療中的「刺激控制法」,就是讓失眠者重新建立與床的關係,「一躺到床上身體就自然地知道要睡覺」,並教導失眠者還沒有睡意時,可下床來回走動,加上深呼吸放鬆身體,等到想睡時,再躺回床上。
     
而人們會睡不著,有時是因為太堅持某些不正確的睡眠信念,認為每天「必須」睡8小時、每晚「必須」12點睡、每天都「必須」睡好……但其實這些不必要的「必須」,才是造成失眠主因。楊建銘也說,失眠者太在意是否能睡著,也是造成失眠的原因。
     
困境:高價又耗時 醫病交相賊
     
長期服藥的病患,可能為藥物副作用或藥物依賴所苦,「非用藥治療」不啻為失眠患者的另一個契機。
     
只是,在台灣只有長庚、新光、中興、中榮等幾家大醫院設有睡眠中心。其他醫院的心理師都附設在精神科之下,若想要看睡眠科,也需要失眠患者自行要求,才有可能被轉介到專業睡眠中心。
     
而此一治療模式在台推動數年,至今尚不普及,各大醫院睡眠門診仍以開藥為主,其問題癥結就在於「時間」和「金錢」。
     
王紫光表示,若健保體系中針對每位病患的補助是200元,醫生以開藥診治,一個小時可看20人,共補助4000元,但醫生若選擇NLP療程,一小時只能專心面對一位病人,根本不符合院方成本,因此現階段凡涉及認知行為的睡眠治療都無法包含在健保給付範疇。
     
喻劍飛形容,這是種「上下交相賊」的結構性問題。對醫方來說,開藥是最能快速解決病患失眠的方式,而台灣許多病人的普遍心態是既然花了錢,就要一定要拿點東西回去,非藥物治療「聽起來像是騙人的」、「懷疑和醫師談一談有效嗎?」,更期待就診後立即見效,因此不排斥、甚至傾向接受藥物治療。
     
再者,一般人對失眠的認知有限,誤以為吃藥是唯一的治療管道,失眠者不會開口要求非藥物治療,醫院低估認知行為治療的需求,因此大多數醫院不會主動提供其他治療選項。
     
楊建銘呼籲,政府應花更多力氣宣導睡眠衛生教育,正視失眠對國人健康所造成的嚴重衝擊。他表示,癌症、愛滋病等重大疾病,病況容易被看到,政府就願意投入高額社會成本推行衛教,導正民眾對於疾病的認知。而失眠非致命疾病,其診療的重要性就容易被忽略。
     
實際上,失眠普及率極高,全台約有五分之一的人受失眠所苦。邱南英認為「這是關乎大眾民生的問題」,若睡眠衛生習慣不佳,人體將無法從睡眠中蓄積能量、恢復體力、統整認知,使全體國民戰鬥力越來越差,影響國家生存發展。
     
王紫光也提出,政府看似為了節省社會成本,而未將認知行為療法納入健保範圍,只補助門診開藥。但長期服藥不僅無法根治,可能連帶使失眠惡化,影響其他生理機能,或造成心理上的恐慌與憂鬱,導致個人無法正常工作,喪失勞動生產力,更牽連周邊親友,必須花時間和精力照顧。王紫光感嘆:「長期下來,付出的社會成本更高,為什麼不花點時間一次根治?」
     
固守開藥的治療方式,最終結果是「醫生贏了,病人輸了。」失眠者輸在一條與失眠長期周旋的無盡之路上。
     
結語:衛教領航 重返睡眠的航線

     
失眠不是病,每個人都有睡不著的夜晚,只是程度大小的區別。失眠者應該要相信自己的身體,找回對睡眠的控制能力、建立良好睡眠習慣、回歸最自然的睡眠方式,才能得到一夜好眠。
     
藥物雖可短暫解決失眠問題,但若想徹底根治,就必須了解安眠藥不是萬靈丹,到醫院尋求治療時,除了被動地接受醫師開給的藥物之外,更要了解身體需求,適時要求非藥物治療,不是以為拿了藥就必定好眠。
     
醫師在開藥之前,必須了解失眠者的狀況,以衛生教育做為治療第一線,告知失眠者除了用藥外還有其他選擇,而非直接開藥,以求快速解決病人。
     
用藥與否沒有一定標準,主導權應回歸到失眠者手中,醫界應提供多元的治療方式,政府則須從旁輔助,正視失眠對國民健康的衝擊,宣導正確睡眠認知,加強衛生教育,投入更多資源發展睡眠醫學,視睡眠健康成為人民最寶貴的資產。
     
指導教授:方念萱
研究生:郝天行、趙荻瑗、謝欣妤、游婉琪、蘇瑋璇

 

 

 
 
失眠與情緒的專家 陽光心靈診所.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253號6F-2 預約電話:02-2365-5088
COPYRIGHTS RESERVED BY SUNNY MIND CLINICS,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