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所簡介
..................................
我們的理念
..................................
主治項目
..................................
NLP是什麼?
..................................
治療方式與特色
..................................
醫師手記
..................................
分享園地
..................................
失眠專欄
..................................
強迫症專欄
..................................
恐慌症專欄
..................................
營養專欄
..................................
相關新聞
..................................
常見問題
..................................
來診須知
..................................
門診時間與位置
..................................
回首頁
..................................

 

 

 
  分享園地
 
 

與夢婆婆再度有約

LH女士, 54歲 , 教授
 
因工作壓力,導致我的睡眠狀態長期陷入不穩定的情況,一夜多夢且易醒,難有一覺到天明的酣暢與飽足感。但即便如此,我仍能自動入睡,僅自認是輕度的睡眠障礙。期間有數次情況較為嚴重,不得不到精神科求診,最終也只得到一包安眠藥,醫師無法提供任何方法,幫助我減緩或根治我的失眠症。這結果令我沮喪,並深信除非發生奇蹟,失眠應是不可能被治癒的「絕症」。
 
今年初,我的失眠症狀轉趨嚴重,身心飽受折磨,猶如一只嚴重漏電的電池,大量耗損能量,只能重新依賴安眠藥勉強入睡,但又因終日昏沉的副作用,讓我憂心焦慮。因我內心著實抗拒安眠藥,但又離不開它,只好選擇性的服用;於是,時而昏然入睡時而徹夜無眠的睡眠品質,日夜折磨著我脆弱的身體,讓我的身心瀕臨崩潰。在無數的失眠夜裡,我苦思自問,除了安眠藥,失眠真是無法醫治的「絕症」嗎?
 
上網搜尋有關失眠治療的機構與名醫團隊還真不少,令我難以判斷,做出選擇。就在徬徨之際,一個特殊的醫療診所,以醒目的方式標誌著它獨特的治療方式,瞬間吸引了我的目光,「陽光心靈診所」,不用藥物治療失眠的醫療方式,讓我在半信半疑的心情下,鼓起勇氣,再度踏入醫療機構,面對我的失眠絕症。
 
醫師的姓名,王紫光,宛如一道神秘的光影,給我莫名的安定感;醫師的親切笑容,宛如多年的好友,讓我安心的傾洩滿腔的情緒垃圾;醫師的神奇針灸,宛如靈藥,針對病灶,進行全方位的治療;陌生又有效的“NLP”神經語言程式,宛如奇蹟,輕巧的開闢大腦迴路,擺脫昔日心靈垃圾的製造根源,洗滌蕪雜紊亂的惱人思緒,得到冷靜淡定的清爽心境。從今年的四月二日到七月六日,三個月的療程,讓我重新找回自動入睡的能力,覓得深度無夢的甜美睡眠,或許,這真是奇蹟發生了吧?!
 
奇蹟是真的發生了。但是,這個奇蹟,讓我徹底了解失眠的本質,體悟心靈的本體功能,激發我正面的生命能量,又創發了另一個奇蹟。
 
我的體悟是,失眠,就是「心病」。心靈生病了,自然影響身體的健康,頭疼、腰疼、記憶減弱、情緒失控、腸胃失調、高血壓、心臟病等等,陸續發生;終於成為成天吃藥打針,大小醫院裡的常客病號。但是,病人似乎並不需要主動思考,如何與疾病說再見?等著醫師治療的病患,永遠處於「被動狀態」。初來求診的我,一度也屬於這類被動型的病人,等著王醫師的幫助,送給我需要的睡眠。而我也真的懷疑,不用安眠藥,能安穩入睡嗎?治療初期,我依舊頹喪無助,放任自己在失眠的困境中載浮載沉。直到一天,我的內心出現了一個聲音,清晰的說道:除非我自己願意幫助自己,否則任何治療都將無效。
 
我覺醒的意識,加速了療程,發揮良好的功效。我開始對“NLP”神經語言程式治療方法主動進行了解;我對心理學發生了興趣,主動閱讀相關書籍,了解心理變化的基本法則;我對靈修方法求知若渴,在友人的推薦下,讀了好幾本富有啟發性的好書,深深體悟到,人心的安穩就是生命的根本;性靈的提升就是生命能量的基礎;我的睡眠樣態,就是我心靈樣態的具體呈現,它由內而外,一體成型。王醫師從我的病灶入手,減輕我的痛苦;“NLP”提供了快捷有效的大腦新迴路,每天遵照醫師的囑咐進行冥想練習,助我遠離舊日的零亂思維,清空我的心情垃圾,果然病況順利改善。
 
身為病患,我不斷反省自問,我要徹底的健康嗎?我要完全的遠離病痛嗎?我要別人不斷的、同情的、不歇的關懷嗎?我要佔據親人、友人寶貴的時間與精神,陪伴我、支持我、鼓勵我、甚至厭煩我沒完沒了的病態生活嗎?醫師治療的方法,猶如嬰兒學步期母親溫暖有力的雙手,扶持著幼兒逐漸踏出穩健的步履,但這雙手必須離開嬰兒,才能讓學步的孩子自由的行走。身為病患,我如果總是依賴醫師,把自己的健康完全讓醫師負責,豈不成了永遠學步的嬰兒,哪有真正健康的一天呢?
 
七月六日那天,我結束最後一次的療程,王醫師正式宣布,我「畢業」了!他笑著揮了揮手說,妳不用再來了!證明我的「心靈自救運動」確實發揮了功效。我不敢說,從今以後,我再也沒煩惱,再也不會失眠,再也不生病;而且,坦白的說,面對每天各種人事的變化與紛繁,我依舊產生各種的負面情緒,但我十分感謝王醫師讓我學習到「安心」的有效方法。學著做自己情緒的主導者,學著跳出思慮的牽絆,做一個心靈自由的人。
 
回想當年,每晚哄孩子入睡,總要說個故事,說累了,希望孩子快點入睡,我會對孩子說,快點睡,夢婆婆正在等你喔!孩子問,夢婆婆在哪呢?我說她就在窗外等著,要帶你坐小船去旅行喔!孩子高興的閉上眼,一會兒工夫,就被夢婆婆牽走了!我長吁一口氣,濃濃的睡意早已湧上,跟著夢婆婆的小船,很快也到夢鄉旅遊去了。在我飽受失眠困擾的這段時間,夢婆婆行蹤渺杳,甚難一會。陽光心靈診所的非藥物性治療,讓我期待已久的夢婆婆,終於再度現身,與我約會了。

 

 

 
 
失眠與情緒的專家 陽光心靈診所.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253號6F-2 預約電話:02-2365-5088
COPYRIGHTS RESERVED BY SUNNY MIND CLINICS, 2006